第386章男人无所谓忠诚,只是诱惑的筹码还不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刻的她,医女手札多想说:我能挽着你吗?但她不行,永远都不行。

他又转身躺好,医女手札脑袋紧紧贴着沉翎的,医女手札她静静望着房梁,温言细语比女子还要女子的话语让人怜惜,若神仙可以转世,下一辈子我做沉翎,你做紫月……我来追求你照顾你好不好?嗯?他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又道:你若是喜欢吃芋头,我就背着几十麻袋芋头种去你住的地方给你种好不好?你若是喜欢吃其他的也没关系,我可以去学着种,学着变了花样做给你吃,好不好?你若是生气了或者不开心了便揍我,我下辈子一定长得壮壮的让你揍,一定不会还手,你若是揍累了,我给你揉肩捶背端茶倒水,好不好?他枕边的沉翎终于抵不住断情丹渐渐睡熟,只剩唇角咬出来的血水还未凝固,七师姐侧身轻柔地给他擦干净,转身躺平,仍是静静望着房梁的模样,夜风钻窗而进,吹皱了他凌乱的衣衫。我随他先去了趟北海,医女手札捞了几麻袋海鲜准备扛回司命府,医女手札临走时候却听一个龟管家吞吐许久才下定决心颤巍巍报告沉翎道:君上……今日、今日瑞敖上神来北海了,小神该死透露了您在天上,上神就去天庭了……如果本上神没记错,瑞敖上神就是沉翎他亲爹,声名赫赫的四海战蛟……果不其然,只见沉翎那厮轰然瞪大双目,额头青筋泛出,平日里沉翎那厮动怒开玩笑装样子居多,如今我瞧着他这个模样,竟端的生出一阵惶恐,只听他喝出一句等爷爷我回来再跟你算账便扔了麻袋一瞬冲出海面,奔上云头。

有一只萤火落在了沉翎手指上,医女手札淡淡绿光萦绕生长,沉翎温颜笑道:爷爷我没白养你们,她在哪儿?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瞧妹妹说的,医女手札尽是取笑我。我替她斟酒时候他还对我浅浅道了句谢,医女手札那桃粉纹云绸衫的温柔作雅模样,果真是具神仙味儿的。

七师姐擦了擦唇上溢出来的血,医女手札若往常那般清雅一笑,泪水却汹涌流出,他温声道:哪里有什么苦衷,不过是你从来都没有看清过我罢了。我便突然想到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医女手札公子世无双。

厢房内,医女手札七师姐跟沉翎皆是衣衫不整,却是七师姐将沉翎压在床上,沉翎不晓得受了什么伤,额上细细密密全是汗,他脸色虚白,眼眶却猩红。

我踹了他一脚,医女手札吼了一嗓子,他都无动于衷,终于放心下来:我看得到他,他瞧不见我,如此我便放心了。年长者十八九岁年龄,医女手札清秀的面孔上染有几丝已经干枯的血迹,医女手札浓眉凤眼里噙着一丝放荡不拘的微笑,润玉般的脸颊好似刚刚成熟的蜜桃,微微上扬的嘴角始终带着不可低估的自信,青色短衣上已经吸满了棕色的狗毛,腰间那条麻布饰带上悬挂着一只破旧的铜质酒壶,酒壶上也沾染着些许的红印,露出了半个脚趾的灰色布鞋已经沾满了泥土,裸露在外的脚趾正在那里蠕动着。

医女手札整个人诱发出一种玩世不恭的气息。待房门被打开后缎星辰蜷缩在角落里,医女手札苍白的面孔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眨眼,医女手札缎星辰看着养父母的到来,突然摔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不止,老两口眼含热泪急忙招呼家人将其扶到了床上。

······缎星辰五岁那年,医女手札正直秋收时节不料家乡闹蝗灾,医女手札一眨眼的功夫蝗虫便吃光了百里之内的农作物,使得百姓断了口粮,不出三个月百姓便已经被饿死大半,这其中更包括缎星辰的父母,缎星辰唯一的姐姐为了让弟弟能够活下去,趁其不备不惜割去了自己身上的肉为弟弟熬汤,缎星辰不明真相,一番狼吞虎咽之后终于享受到了生下来都不曾享受过的美味,也就在这时候他的姐姐由于身体虚弱,加上数日粒米未进丢下缎星辰跟随父母而去了。渐渐的缎星辰到了入学的年龄,医女手札那夫妇又将他送到了一家私塾,医女手札然而缎星辰在私塾里待了不到三日便被私塾的老先生给撵出了学堂,理由是缎星辰在学校拉帮结派,敲诈勒索其他学生的银两,更有一名胆小的孩子被他恐吓的失去了魂魄,终日张嘴望天数星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