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和指着陌羽怒道:红楼之雍皇你一个小小的筑体境菜鸟竟敢侮辱本百夫长,不是我看不起你,就连我身后的风雕也不会同意你坐在它背上的。

范重放开他,夺玉指着地上那群烂泥道:统统带走,跟老子去见王法,谁他娘不配合,他们就是下场。红楼之雍皇糟老头笑道:这你找我啊。

范重眼神一亮道:夺玉妙哇,夺玉可这平安城最高的山是凤鸣西山,你去过没?你可真抬举我,那座山不是那么随便上的,难道就不能拜平安城土地?范重道:土地爷?对啊。御医急忙道:红楼之雍皇范爷,这不行啊,只有这么两样?你让我大白天的去找?病人耽搁不起啊。一阵飞檐走壁,夺玉跨墙跃树,夺玉找到母狗时,发现没有生崽的,还他娘的咬人,范重一阵闹腾,打劫了这只狗...来到客栈走进屋,看到吃着早餐的御医,心中太气,二话没说,抓住一顿猛揍,将寡妇内衣扔他头上,骂道:老子不干了...御医有些后怕,发现这混球手里自己没好日子过,本来打算溜的,可宇文颜三人轮流照顾天机无命,让他没找到机会,还有一原因是范重昨夜打他那么狠,很想看看这混球来时的样子,这下看到了,他肉也疼了,伤上加上伤、这感觉就是疼更疼。

御医道:红楼之雍皇需要七种不同的草,红楼之雍皇扎七个草人,还需要牛眼泪、马睫毛,狗*上的毛,鸡冠子的血,狗最好是白狗,鸡最好是黑鸡,还需要寡妇贴身内衣,最好再找一个老处女来坐镇。双手叉腰,夺玉也不怪御医有些口渴,夺玉看他样子作为一个听众都累了,可想而知御医是个装界高手,糟老头道:你说的这些东西咱们都没有,这么大动静闹不好还得惊动官兵。

问道:红楼之雍皇那接下来怎么做?这时听到外面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说话声,用屁股想都知道是糟老头的杰作。

范重看着齐妙妙那美妙的身段,夺玉色眯眯的眼神已经想好一百八十姿势...摸摸下巴,看着地上那些软趴趴,索性躺在门口一个舒服的姿态等人来抓。陈少冤也是大声训斥北小翼一句,红楼之雍皇看的一旁的同学都呆了...一个个目光都放他们这边了,凶老师,我没看错??当然,陈少冤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目光。

他可不想因为陈少冤一个人,夺玉耽误了正常比赛。但还是被北小翼给听见了,红楼之雍皇我可没黑她,她自己来挑事的。

万年野,夺玉有意思?。于是,红楼之雍皇陈少冤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给了墨珏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